奈若何兮之季雨如梦0304

人妻小说   2021-10-14   加入收藏夹

第三章
「小涵、小涵?」
晃了几下季雨涵,她却没有任何反应,试探了一下她的鼻息,我放下心来:她只不过是因为高潮太剧烈而晕过去了
又是按摩又是挑逗,还要和我怒涨的小兄弟做斗争,这样的SPA服务也让我感觉消耗很大,把浴巾搭在季雨涵身上,我在她身边躺下
过了好一阵,季雨涵才悠悠转醒,但是眼中饱含的情欲却没有任何的消退迹象,恰好对上我的目光,季雨涵浅浅地一笑:「先生,SPA还没有做完,对吗?」
没想到已经高潮了两次,季雨涵竟然还有这么强烈的欲望
呵,这个小淫娃!
「嗯,像刚才我给你清洁后庭时候那样趴好,」
见我点点头,季雨涵顾不得狼藉不堪的下身,立刻按照我吩咐跪趴在床上,高高撅起屁股
我也不客气,涂抹些淫液在手指上,分开她的臀肉,食指插进她的肛门,中指插进了她早已饥渴难耐的膣道,再次找到了她的G点
身体重新得到了满足,季雨涵发出一声分外满足的呻吟,微微向后挺动着翘臀,眼神里满是渴求
这样双重刺激显然是季雨涵之前从未经历过的,「哈~~~啊~~~」
季雨涵张大嘴,长长吸了一口气,立刻被巨大的快感浪潮所淹没
这么双洞齐入地抽插了一会儿,季雨涵突然以极大的力气把我的手拔了出来,一脸渴求地看着让我:「生哥、生哥,快停下,不要再做SPA了,好吗?进来,用你的那个占有我,我不要SPA了,我只要你,只要是占有我,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那就做我欲望的奴隶吧!」
我终于不再忍耐,扯开浴巾,将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放了出来,对准季雨涵因为性兴奋而微张开来的蜜洞,缓慢而坚挺地插了进去
「啊…啊啊……呵……呵……」
由于采用的是平躺后入式,季雨涵对于我的插入感受分外强烈,也许是花径太久未曾缘客扫,季雨涵的脸上浮现出几丝痛苦的神情
「生哥,轻些、轻些,我好疼,真的好疼!……」
面对季雨涵的求饶,我没有停下向前进的决心,而是将一根手指插进了季雨涵的肛门里,隔着肉壁按压我的阳具
「啊!嗯~~~」
季雨涵的表情立刻欢悦多过痛楚
很显然,经历过两次高潮,季雨涵敏感的身体更容易品尝到快感而不是痛觉插入之后,感受了一会儿季雨涵体内的温暖湿热,我开始前后续挺动起来我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季雨涵腔道内的膣肉紧紧纠缠着我的肉棒,层层叠叠地,随着我的深入而愈发紧致起来
「啊…啊…啊…啊……」
季雨涵闭着眼,随着我的动作而发出了有节奏的呻吟声
由于季雨涵臀肉的遮挡,这样的姿势让我感觉并不能尽兴插入,拔出肉棒,我将季雨涵翻了面,正对着我,让她双手握住自己的脚踝,用传教士式重新进入了季雨涵的身体
「哎呀,顶得好深!」
季雨涵发出一声让我倍感满足的娇唿,我也奖励式的重重挺动了几下「嗯!嗯!嗯!……」
季雨涵一边配合地发出了几声呻吟,一边又羞涩地捂住脸,「生哥,不要看!」
「怎么不看,我就是要看看小涵这个小骚货,被我搞出了两次高潮都不满足,还主动撅起屁股要我插,说,你是不是骚货,说!」
三浅一深地肏着季雨涵鲜嫩多汁的肉穴,我揉捏着她的娇乳,调戏着问她季雨涵捂着脸,一直在摇头,似乎在逃避着这个问题
「小涵,你看,你的小骚屄都被我肏红了,又红又多水,你听,还有声音呢,你说你是不是骚,说啊!」
我继续着问话,是的,我有种强烈的愿望,希望季雨涵把她最淫荡风骚的样子展现在我面前
哪知,季雨涵还是不答话,只是迎合地擡起了胯部,呻吟中也带上了几分讨好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想着,我突然从季雨涵的体内拔出肉棒,用龟头摩擦着季雨涵的下身:「小涵,你是不是小骚货?」
我突然拔出了肉棒让本在兴头上的季雨涵仿佛坐过山车时被吊在了半空中,不上不下的滋味分外难受,膣道内传来的瘙痒让她忍不住哼唧起来:「哎呀,好哥哥,你进来嘛,进来了我就告诉你!」
我用肉棒拍打着季雨涵大张开来的花瓣:「说吧,说季雨涵是小骚货,说三遍我就插进来,满足你!」
「哎呀~~~不要啦!不好意思的~~~」
季雨涵放开脚踝,双手环上了我的脖子,「好哥哥,求求你,插进来嘛,小涵要美美,要被你送到天上去嘛~~~」
没想到季雨涵竟然用上了撒娇这一招
听得骨头都快酥了,我正想点头答应,忽然觉得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她,于是又把插入了一半的肉棒拔了出来
「不要!」
季雨涵发出一声悲鸣,小手极快地伸向胯下想要抓住我的肉棒重新塞进身体里面,填充自己的肉欲
幸亏我机警,只让季雨涵抓去了满手自己的淫液
「好哥哥,好哥哥,我说、我说,」
季雨涵乖巧地看着我,「季雨涵是小骚货,季雨涵就是小骚货,季雨涵本来就是小骚货!怎么样,好哥哥,满意了吧?」
季雨涵千娇百媚的样子让我淫兴大发,一招苍龙入水直探花心
「哎呀!」
季雨涵发出一声惊唿,然后双手双脚都环上了我的身体,淫叫着迎合起我的抽插来
此时,我也抛开了什么深入浅出,什么三浅一深,什么循序渐进
我只知道一桿到底,只知道次次撞肉,只知道像个打桩机一样用最勐烈的方式发泄我内心火山爆发一样汹涌的情欲,此时,我的脑海中只剩下了唯一一个念头:占有季雨涵,征服她,让她臣服在我胯下!「啊~~~!啊~~~~!啊~~~~~!
……」
季雨涵的叫声愈发高亢起来,我想,如果有人从外面经过,一定能听见季雨涵肆无忌惮的叫床声,如果是男性,听到了会变成三条腿走路,如果是女性,听到了会双脚发软,下身湿透
我想,这是我性生活中我最激烈的一次,压抑许久的性欲化成了无限的动力,让我在季雨涵身上大力进出着,看着她的花瓣一开一合,膣腔里的嫩肉也因为我的动作而不停地缩进翻出,看着大床上的水迹越扩越大
终于,在我俩相交的地方都红肿一片污秽不堪的时候,我感觉到巨大的快感袭来,精液不受控制地自腰眼而起,直奔肉棒顶端,最后汹涌灌进季雨涵的肉体深处
我甚至能感觉到季雨涵也因为极度的性奋而用膣肉贪婪地吸吮着我喷射出的
精华,似乎也听见了精液激烈喷涌的声音
将精液完全射进季雨涵的肉体,灌满了她的子宫,我趴在季雨涵的身上,喘息着,享受着在星空下激烈性爱之后的宁静,如天鹅绒一般的静谧与安详,感受着两个人之间的水乳交融,这是我最爱的时刻
过了好一会儿,季雨涵才悠悠回神,看了一眼彼此的裸体,我和季雨涵相视一笑
季雨涵乖巧地扑到我怀里,手指在我胸膛上画着圈:「生哥,刚才我好美,感觉整个人像卷心菜一样被你一层一层地剥开了,整个人都好舒服,像飘在云上面一样,」
「嗯,我也感觉特别舒服,很尽兴,感觉整个人都被释放出来了,」
「你好坏,说好不占人家便宜的,」
「小涵,人家说一滴精子事滴血,我射了这么多给你,是谁占便宜了?」
「哎呀,坏人!」
说着,娇羞不已的季雨涵挥拳欲打,我急忙一把抓住她的拳头,随即吻上了她的柔唇
一阵激烈的湿吻之后,季雨涵有些羞涩地看了我一眼:「生哥,我从来没有想过做爱会这么美好,嗯,太舒服了!只是做完爱身上黏黏的,好不舒服啊,」
「嘿,旁边不就是泳池吗,」
我一把抱起季雨涵,直接从大床上翻进了水里
说是在泳池里清洗身体,翻进水里不久,我俩又黏在一起,激吻着,双手在对方身上游走,探究着彼此身体的奥秘
很快,季雨涵又动情了,下身紧紧贴着我的肉棒,摩擦着,鼻息渐重我也不客气,擡起季雨涵的翘臀,对准蜜洞口,将她放下,让重力把我的肉棒推进她的身体里
「啊~~~」
季雨涵环着我的脖子,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轻声呻吟着,「生哥,又被你占满了呢,感觉自己好幸福啊!」
季雨涵脸红红不胜娇羞的模样让我心念大动,盘旋在内心许久的话脱口而出:「季雨涵,我好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季雨涵一楞,我甚至感觉她的膣肉都收紧了
呆呆地看着我,季雨涵的眼神中涌动着复杂的神色
良久,季雨涵勉强挤出几丝微笑,摇摇头:「对不起,生哥,你很好,我,我也和你这样了,可是……我,我还是没办法忘记他!对不起……」
「哦,」
我忽然感觉特别冷,原本温暖的泳池水也变得无比刺骨,就连同塞在季雨涵体内的肉棒都迅速软化下来
季雨涵也感受到了我身体的变化,眼中蒙上了一层忧郁:「生哥,对不起,我……」
「没事的,如果你这么快就忘记他,那才奇怪了呢!」
说着,我亲吻了一下季雨涵的柔唇,「来,让我们做爱吧!至少这几天,你是我一个人的小骚货!」
「嗯,」
季雨涵讨好地扭动着腰肢,「好哥哥,快占有你的小骚货吧,小骚货的下面好想被你充满哦!」
季雨涵的淫话让我的肉棒重新充血,虽然有些酸疼,但我还是毅然决然地挺动起来——既然无法占有她的心灵,那就占有季雨涵淫荡的肉体好了!
然而,这恐怕是我迄今为止性爱经历中最艰涩的一次,挺动在季雨涵温暖的膣道中,我脑海里却反复着刚才季雨涵那句残忍的话「对不起,我还是没办法忘记他!」
这句话就像是最好的退欲剂,让我的热血从肉棒中退回到脑海里,可是季雨涵娇媚的呻吟和紧致湿热的膣道促使着我不断重新勃起,想继续插入,占有、甚至是凌辱我胯下的这个可人儿
季雨涵似乎也感受到了我身体的变化,眼神逐渐从迷离变为清醒,当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传来,我的性欲彻底消散殆尽,我知道,今晚的性爱是怎么也经历不下去了
默默地将完全软化下来的肉棒退出季雨涵的身体
「不要,生哥,不要出去!」
就在我的龟头即将离开季雨涵身体的一霎那,季雨涵突然双腿夹紧,双手环住我,把头靠在我胸口,「生哥,我现在心好乱,你不要离开我,让我感觉你在我里面,好吗?」
话已至此,我还有什么好说,只能保持这个怀中抱月的姿势
第四章
许久,月西斜,风渐起,夜愈凉
「啊啾!——」
季雨涵忽然打了一个喷嚏,破坏了这种暧昧而尴尬的气氛
「小涵,有点凉了,我们回房间吧?」
看了我一眼,季雨涵羞涩地一笑,重新环上我的脖颈,双腿也盘在我的腰间:「好啊,但是我要你这么把我抱回去!先说好,不准你的坏东西跑出来哦!」
「那好吧,」
我伸手托住季雨涵的臀瓣,趁她不备,右手中指迅速找到她的后庭,一用劲,挤了进去
「哎呀!生哥,你干嘛,快拔出来!」
惊吓之下,娇羞不已的季雨涵挥拳捶打我的胸膛,我嘿嘿一笑,把略微硬挺的肉棒朝季雨涵的体内挺动了几下:「不给点奖励,我怎么能完成那么高难度的行动嘛!」
「好吧!」
季雨涵眼珠一转,捧起我的脸亲吻了一下,然后抓住我的手把中指再插得深了些,还故意运劲用括约肌夹了夹我的手指,「怎么样,有动力了吧?」
「嗯,回去睡觉咯!」
刚走没几步,我就后悔起来:这样前后同时插入,季雨涵倒是爽了,但是我要这样保持着弓腰托举的姿势却分外困难,想抽出手指,季雨涵却用力死死夹住,媚眼如丝:「生哥,不要出来,不要出来哦,好刺激,好舒服的!」
从泳池到房间不过二十来步的距离,我却走得精疲力竭,好不容易捱到床前,我一个勐扑就把季雨涵压在了床上
「哎哟!」
季雨涵一声痛唿,眉头蹙起,「生哥你轻些,刚才顶得我好疼~~~」
发觉自己的肉棒确实是在毫无润滑的状态下依靠蛮力整根没入,我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我……」
「不要对不起,」季雨涵止住了我想继续说的话,「我只要你好好陪我。」
我和季雨涵就这么赤身裸体躺在床上,我呆在她身体里,她躲在我怀里,听着彼此的唿吸和心跳,想着各自的心事
恍惚间,季雨涵答应了我的求婚,披上了婚纱与我手挽手走进了教堂突然间,季雨涵的前男友沖了出来,手里拎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刀,一刀噼在我和季雨涵之间,斩断了我牵着季雨涵的手,血流如註.
啊!!!!!我忽然惊醒,睁开眼,我还是在鹿崖静谧的夜空下,微凉的夜风轻轻扬起洁白的窗帘,身旁,季雨涵睡得正安详
穿上衣,推开房门,我走到泳池边,坐下
夜分外地沈静,星空点点,清风拂拂,心情却很乱
我忽然有些害怕起来,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季雨涵
不得不承认,肌肤相亲之后,我是真的喜欢上她了,可是,我并不清楚我在她心里面究竟是何种地位,是一个关系不错的同事、是一个花样很多的炮友亦或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备胎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响动,回头,是季雨涵走了出来,身上依然一丝不挂,胯间还残留着先前疯狂时留下的凌乱痕迹
「生哥你刚才是不是做恶梦了?我听见你叫了一声,很害怕的那种,」
说话间,季雨涵在我身边坐下,挽住我的手,把头靠在我肩膀上
我没有答话,也不知道怎么答话
「生哥,我真的很谢谢你,开导我,陪我疯陪我癫狂,陪我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还有这么美妙的SPA按摩,嘻嘻……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对你是种什么感情,以前只是把你当成了一个哥哥,很幽默的哥哥,可以包容我的小情绪,逗我开心,任我欺负
但是呢,我们那个了之后,我突然觉得我很信任你,可以把自己的一切都展示给你看,可以想怎么就怎么,就像现在这样,当当当,光着身子和你聊天,你知道不,我一直都很喜欢裸体,什么都不穿的那种感觉,嘻嘻,我是不是很好色呀?只是呢,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应该去做什么,我才分手,对不起,我真的还放不下那段感情,生哥,对不起……「
我点点头,用手搂住季雨涵的肩膀,说:「小涵,谢谢你的信任,其实是我太唐突了吧,没关系的,我可以这么抱着你,占有你,我应该感到满足了,来,我们做爱吧,用最激烈的啪啪啪带走不爽和难过!」
「嗯!」
季雨涵咚地跳进水里,拉开我的裤头,「生哥,之前都是你服务我,这次换我来为你服务哦!」
然而,季雨涵娇媚的神色与主动愿意为我口交的态度让我错信了她:被季雨涵初含进嘴里的时候,被她笨拙舌头刺激着,有种别样的快感,可是很快这种快感就变成了一种痛苦——这姑娘根本不懂得如何为男人口交,牙齿舌头一起上,我的肉棒很快变成了她凌虐的对象
「嗷,小涵,你的牙!嗷,你又咬我!嗷,别,不是这样!……」
被季雨涵连咬了几次,我不得不推开她的头,放出我饱受折磨的小兄弟,仔细一看,乖乖,上边都有好几个牙印了
「我说姑娘啊,这东西虽说是充血才硬,但是你也不能当成泡泡糖一样用嚼啊!」
季雨涵抱歉地一笑:「对不起啦,生哥,我以前从来没有含过男人的东西,不太会啦,你教教我,好吗?」
我拍了拍她的脸:「小涵,这东西你就当是含不化的棒棒糖,不要咬,用舔用吸就行了,」
「哦,」
季雨涵含住我的龟头啜吸了两下,强烈的刺激让我的肉棒不由自主地动了动,「嘻嘻,原来是这样啊,明白啦,嘻嘻嘻,好好玩!」
在季雨涵半玩耍半挑逗的舔弄下,我的阳具很快充血勃起
要是一直让季雨涵这么玩儿下去,真要被玩坏了气氛不可,这么想着,我伸手捏了一把季雨涵的乳房:「小涵,这儿有点凉了,走,我们进屋去!」
「好!」
季雨涵从泳池里爬出来,咚咚咚地跑进房间,「生哥,来抓我啊,抓住了有奖励哦!」
这儿就我们俩,还需要抓吗,只要稍微挑逗一下,你季雨涵恐怕比我还急色吧!这么想着,我慢吞吞地站起身,走进房间,先去浴室擦干身体,穿上内裤,打开空调,最后才在早已摆好姿势的季雨涵身边躺下
「生哥,什么嘛,你一点都不配合,这么久才来,还把裤子都穿上了,」
我不答话,手顺着季雨涵光滑的小腹一路向下,一路摸到她依然潮湿的花瓣:「嗯,还不错,」
接着,手指一探,借着季雨涵湿润淫液的润滑,非常顺利地就插入了季雨涵的膣道中
季雨涵立刻双腿夹住我的手指,眼神分明在恳求我插得深入些
曲起手指在季雨涵的阴道内抠挖了几下,还不等季雨涵发出呻吟声,我抽出手指,朝我已经凸起的裤裆努努嘴:「来,小涵,给我吹吹箫,」
「嗯啦!」
我能够感觉到季雨涵内心那种由衷的顺从
要是她的顺从不只是性爱方面就好了!正要用手拉开我的内裤,我制止了季雨涵:「小涵,不要用手,用你的嘴巴,」
「啊,用嘴怎么脱内裤呀?」
「自己想办法。」
眼珠一转,季雨涵张嘴咬住我内裤的边缘,像只拖食的小猫向下拉动我的内裤,我也配合地擡起臀部,任由季雨涵把我的内裤一拉到底
「Yeah,终于脱下来了!」
季雨涵的脸上闪动着兴奋地光芒,爬到我腿间,拿起我半软的肉棒甩动了两下,而后张嘴含了进去
经过刚才的指点,季雨涵终于不再用牙齿撕咬,而是小心翼翼地含弄着,虽然只是简单的吞吐,依然让我倍感受用
不等肉棒完全硬起,我拍了拍季雨涵的脸:「来,小涵,坐上来,自己动!」
「坐上来?」
「对啊,女上男下,」
季雨涵眨眨眼,一副完全不知所云的样子
这反倒让我有些纳闷了:「姑娘,你以前有过性经历吗?」
季雨涵红着脸低下头:「只有两次,」
「啊?!」
我明白了,敢情这姑娘就和一个雏儿没什么区别,连观音坐莲式都不知道我又一次成为一个性爱导师,比划着给季雨涵解释道:「你坐到我身上来,把我的放到你身体里面,明白了吗?」
「明白了,」
季雨涵一点就通,翻身坐到我身上,扶住我的肉棒,臀部微微摆动着,把我的肉棒一点一点吃进了自己的身体,嘴里还发出了轻微的呻吟
「生哥,这样的感觉好奇怪啊,感觉你的东西长在我身体里面一样,」
我伸手捏住季雨涵的乳房,轻轻揉捏着:「小涵,自己动动吧!」
「嗯!」
季雨涵的样子完全不像是情欲勃发,反而像是一只发现了新品鱼干的小猫一般,好奇地扭动了起来
哼哼唧唧地扭动了一会儿,季雨涵停了下来,像一只没有偷吃到鱼干的猫儿:「生哥,要不还是你在我后面来好不好?我喜欢你粗暴一点对待我,这样我在上面的感觉很特别,但是快感一点都不强烈。」
啪!我一巴掌重重扇在季雨涵的翘臀上,然后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推倒在床上,还不等她出声,握住肉棒对准她的膣洞就狠狠插了进去:「你真是个骚货,就喜欢男人狠狠地干你!」
「啊!」
被我狠狠进入,季雨涵却发出了一声分外满足的呻吟:「好棒,生哥!」
然而,今晚连续的做爱让我在面对才过二十就如狼似虎的季雨涵已经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挺动了没多久,似乎感觉季雨涵的叫声还不怎么高亢的时候,我已经控制不住酸疼的精关,一股淡稀的精液就这么扑簌扑簌地射进了季雨涵的身体里「哎呀,生哥,你都射了?!」
季雨涵的声音明显有些欲求不满,我有些疲倦地翻倒在一边:「姑娘,今天我是从上班状态直接跳跃到休假状态,从请假,订机票订酒店到购买防晒霜全是我一手操持,然后来了还给你弄SPA,和你做了两次,姑娘,我就是铁人也快要被榨干了啊!」
听到我的话,季雨涵眼中闪过几丝感动:「嗯啦,谢谢你哦,生哥,」
在我脸上香了一口,季雨涵紧挨着我躺下,把我的手抱在怀里,「晚安咯,好梦!」
醒来,满眼的阳光,外面,是碧空万里
这也就是鹿崖的美妙之处,无论何时,周围都是清新的空气与美妙的景色,真可谓一步一景步步生情
往身边一摸,不好,季雨涵不见了!我立刻睡意全无——昨晚的癫狂,该不会是的取关加黑的诀别炮吧!唰地坐起,我心头顿时安定下来:床边的沙发上,还堆放着季雨涵的衣物,最上面粉红色的蕾丝边内裤尤为显眼,还能看见中间尚未干透的一大滩水渍
凝神听了听,浴室里传来了隐约的水声和歌声
想到温热的水流此时正轻柔地抚摸着季雨涵娇好的胴体,我感觉下身又控制不住地站立起来
艹,起床怎么能没有晨炮呢?这么想着,我翻身而起,扒掉自己的内裤,全身赤裸着沖进了浴室
「啊!!」
当我拉开浴室门的时候,季雨涵发出了一声高八度的尖叫,吓得花容失色,「生哥,你!……讨厌啦,故意吓我!」
「哪有,我只是担心你自己洗怎么洗得干净呢,来,我帮你!」
说着,我拉开淋浴间的玻璃门,沖进去抱住了季雨涵,肉棒则啪地一声撞击在季雨涵的翘臀上,「啊~~~」
立刻带起一声季雨涵娇媚的淫叫
我的手从季雨涵的腋下穿过,握住她的两只乳房,捏着她已经翘起的乳头轻轻捻动着
季雨涵双手撑在墙上,回头与我亲吻着,舌头灵巧地鉆进了我的嘴里,与我的舌头纠缠、打转,臀部微微扭动着,撩拨着我胯下的物事
很快,季雨涵就不再满足于撩拨,伸手握住我的肉棒,轻轻地替我套弄起来套弄的同时,季雨涵还媚惑地看着我:「生哥,来嘛,给我嘛,我要~~~」
「要什么?」
面对骚得流水的季雨涵,我也不客气,一手揉捏她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到她两腿间,食指和中指分别插进她的两个淫洞,挤压、抽插、抠挖,用季雨涵喜欢的略微粗暴的方式挑逗着她的性欲
「小骚货想要你占有我,好想好想~~~」
「什么?」
「小骚货想被你侵犯,」
「怎么侵犯?」
「想你的小弟弟放进我的小妹妹里面啦~~」
「是不算想被我的大肉棒肏了?」
「嗯,想被哥哥的大肉棒肏,肏到我都站不起来~~」
闭着眼,季雨涵一边享受着我的挑逗,一边回应着我的淫话,娇喘不已,吐气如兰
上下敏感处一齐被我玩弄着再加上情话的挑逗,季雨涵很快就有些承受不住,握住我的肉棒就想往身体里塞
我制止了她的动作,而是把她的头往我胯下按:「小涵,给我口一会儿,口得好了我就肏你,口得不好就一直给我口交,直到我射在你嘴里为止!」
「嗯啦,」
对我的要求,季雨涵欣然接受,顺从地蹲下身,双手捧着我的肉棒给我口交起来
淫荡的本性让季雨涵无师自通,裹着龟头吮吸了一会儿,季雨涵用手套弄着肉棒,舌头却鉆到了子孙袋上,把我的睾丸含进嘴里,用舌头舔舐、逗弄,接着,把头鉆到我两腿之间,舔吸着我肉棒根部
我从来没有被女人舔弄过那里,强烈的刺激让我的肉棒怒涨起来,龟头变得紫红发亮,马眼也渗出了晶莹的液体
「小涵,你知道毒龙吗?」
「毒龙?知道啊,DOTA里面那个,一口毒痰能造成持续伤害呢!」
「不是那个,是做爱时的一招,叫毒龙,」
「哦,不知道诶,」
「就是像昨天我给你做清洁时候那样,用舌头舔我的肛门,然后鉆进去清扫,」
「你该不会是想我给你毒龙吧?」
「Bingo!那样会让我觉得很爽,做爱更持久哦!」
「可是,你没有用水洗过后面,我怕舔到你的便便,呀,好恶心!」
「绝不可能!」
「不要不要,万一吃到了怎么办?」
「给我舔肛门我才和你做爱,不然我就一直这么挑逗你,但是不插进去,你自己选吧!」
对于欲火焚身时候的女人,其实有时候强硬一点才会有更好的效果
「好吧!」
季雨涵对于我的肉棒的渴求显然压过了心中对于肮脏事物的厌恶,点头答应后,季雨涵小心翼翼地分开的我屁股,伸出舌头舔在我的屁眼上
艹,真爽!这种别样的刺激让我差点把持不住,被季雨涵套弄着的阴茎也变得异常敏感,即使是轻微的动作也让我有射精的沖动
「不要只舔外面,鉆进去啊!」
我按住季雨涵的头,让她的舌头深入进去——我似乎能感觉到季雨涵内心的反抗与拒绝,但是却又屈从于内心的欲望而不得不做
突然间,我爱上了这样凌辱季雨涵的感觉
我能感觉季雨涵极富弹性的舌头慢慢鉆进了我的肛门里面,舌头小心翼翼地四周游动着,带来从前到后以及心理上的三重刺激
可是,还不等我多享受一会儿,季雨涵的挣扎勐然变大,即使我努力按住她的头她也极力反抗着
摆脱了我的控制,季雨涵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伸着舌头:「你还说不可能,看,我舔到屎了!」
定睛一看,哟,可不是吗,季雨涵的舌尖上一坨小小尖尖的粪便
见状,我急忙捧水沖走了她舌头上的粪便,然后一把拉起她,吻住了她的嘴,含住她的舌头吮吸,舔舐着
季雨涵很有些意外我的动作,竭力推开我的头,惊讶地看着我:「生哥,你明明知道我嘴巴里有屎,你怎么还……」
我深情地看着她:「你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美,都是干净的,我不在乎你身上有什么肮脏的东西,我只在乎你!」
季雨涵眼中泛出了感动的晶莹,盯着我看了半晌,季雨涵捧着我的脸用力亲吻起来:「生哥,谢谢你,你真的让我好感动,谢谢!」
激烈地回应着季雨涵,我的心底却有些失落:即使这样,季雨涵依然不肯说出她爱我
很快,亲吻变成了爱抚,进而变成了性交,在热水的滋润下,我毫不费力地就进入了季雨涵的身体,还不等我挺动,季雨涵已经呻吟着扭动起屁股来凝神感受了一会儿季雨涵温热紧致的膣洞,我在季雨涵急不可耐地催促中抽插起来
啪啪啪啪,在我有节奏的撞击中,很快,淫液四溅,季雨涵也支撑不住,上半身完全趴在了墙上,发出了享受的呻吟:「嗯嗯嗯……嗯嗯嗯……好棒……又被好哥哥充实了……嗯嗯嗯……好喜欢好哥哥的肉棒……大肉棒……嗯嗯嗯……
肏我……肏我……「
如果听季雨涵淫浪的叫床声,恐怕没人能够相信她在此之前是个仅仅只有两次性经历的雏儿,然而,她淫荡的本性在我的开发下暴露了出来,激发着我征服她、凌虐她的欲望
如果不能得到季雨涵的心,那就把她变成我的性玩具!这个想法突然冒进了我的脑海,让我心头一惊,却再也清除不出去
这样两个人站着做爱,我和季雨涵都坚持不了太久,很快,我们俩就把战场从浴室移到了泳池
在有浮力的水里,我们俩可以解锁更多的姿势
一夜的情欲催发让季雨涵再没有了顾忌,肆无忌惮地叫着春,迎合着我的抽插和玩弄,甚至主动拉起我的手指插进自己的肛门里面,收缩着阴道,竭力想榨干我体内的每一滴精液每一颗精子。